女特警爱上S和M 04 警花将双手反铐起来与男友约会

国产sM绳艺露脸KB调教视频 点击观看

男人胯下之物又硬挺起来,竟将它当作鞭子抽打在江娜的脸上,边打边羞辱:“贱人,想吃吗?……”

江娜虚弱地哀求:“饶……饶了我们吧……”。

“饶你……”。男人yin邪而又狰狞,挺着下面就往江娜嘴里塞,恶毒地说:“给老子kou交,你敢咬的话,老子杀了你”。

江娜竟真的张开口,任其那粗大的下面塞进嘴里,在嘴时里进进出出地抽插。

男人还觉得不过瘾,伸手又将我拉了过来,抓揉着我的丨乳丨房,我一挣扎,他就捏住我的丨乳丨头,让我不敢逃避。

突然,男人惨叫了一声,手捂着荫部,然后一脚将江娜蹬开,自已却委顿地跪在地上,脸上露出惊惧痛苦的神色。

江娜仰卧在地上,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只是那笑容显得有些恐怖。她的脸上溅满了红红的血迹,嘴里还有血不断地冒出,接着她张嘴吐出一物,那正是男人的半截下面。

我惊愕地看着这一切……

江娜很快就站了起来,找到钥匙,打开了自已的手铐,还对我做了个怪脸,然后说:“还想玩玩呢,可是天快亮啦,没时间了”。说着便拎起男人的头发,拖向阳台。

不一会,江娜返回来。我惊问:“人呢?”

江娜说:“扔下去了”。

我吃了一惊,但一想做了就做了吧。本来就是想要他死的。正思忖善后之策,江娜却抱起我,吻在我的唇上。我却没有这份心思,嗔道:“还闹,快给我松绑,该想想怎么推去责任”。

江娜说:“我早想好了,”话峰一转,吃吃地笑着问我:“是不是很刺激啊”。

我的脸一红:“还说,想吓死我啊!原来你是装出来的”。

“也不是装的,那一下真的将我摔个半死,但我们是做什么的?,格斗训练时不经常摔打吗?早就习惯啦”。江娜便说便给我解绳子,难以隐饰脸上的兴奋,自顾自地说:“如果不没时间了,我还……我还真想……玩……”。

我呸了一声,笑骂:“你发春了啊!变态,也不看看对方是什么样的人,那可是大坏蛋,那人说得没错,你就是下贱……”。

“我就是下贱怎么啦,你以为你不想啊……、。”

“我……”我的脸不自禁地红了……

事后我和江娜一口咬定罪犯乘着我们熟睡时偷偷地进来,脱光了衣服想要qj我们,被我们发现,展开了一场搏斗,最后罪犯不敌跳窗逃跑摔死了。当问到男人那玩意是怎么回事时,江娜说打斗之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谁知道那是怎么回事。问我们为什么不通知隔壁的刑警时,江娜说:通知了。那俩个刑警主动承认错误,说自已连日工作,都很累了,睡得太死,可能没听到动静。虽然我和江娜的解说可疑之处很多,但这事还是这样了结了。

回到特警队,我和江娜竟破天荒地被放了三天假,原来我们诱捕罪犯的事情在特警队传开了,都在猜侧我们和罪犯捕斗的过程。越说越玄,还以为我和江娜受到了某些刺激呢。给我们放假三天,是为了让我们调整一下心态。不过同时又交给了我们一任务,让我们休完假直接去b市刑警队,接受队长龙刚的安排。

江娜问我这三天干什么,我说回家。她说那太没劲了,还不如和她在一起玩呢。我知道她说的玩是什么意思,但我好长时间没有回家了,怪想爸爸和妈妈的。

江娜调侃我:真的想爸爸妈妈?不会吧!是不是想那个爱得你死去活来的情人了?

我说:谁会爱我死去活来呀。脑子里却现出一个书生气很重但很英俊的面孔。

江娜说:人家那么喜欢你,一个星期一封信,对你真够痴情,就是一块冰也给化啦“。

我说:你要是喜欢,不如跟我去,我给你们介绍绍“。江娜嗔道:说什么呢你,人家喜欢的是你又不是我。又在我耳边吃吃笑道:“这次回去,你……你就给了他,我怕万一以后又执行什么任务,真的让罪犯给欺侮了,那可……可就……”。

“呸!要被欺侮的也是你,那天……那天……你还还……用口……”。

“是啊,我就喜欢被坏人欺侮……、。”

和江娜分说回到家,享受亲情自不必说,但江娜的话却总在我耳边萦绕。想想也是,万一哪天真要落到犯罪分子的手中,就像抓捕的罪犯那样受到羞辱……

幸亏那个罪犯死了,不然我和江娜的那些密秘让人知道,哪还有脸见人啊……那个……那罪犯的下面……想着想着,我就情不自禁地面红耳赤起来。

江娜嘴里所说的情人,从读高中就开始喜欢我了。他叫赵凯,现在是一家医院的主治医生。我也不是完全不喜欢他,只是觉得他书生气太重,有些软弱,缺少男人的气概。但他很爱我,是那种爱到骨子里的爱,正因为这样我又舍不得放弃他。我的功夫他是知道的,加上家传保守的观念,我几乎没让他碰过我的身子,后来约会,他更是有色心却没有色胆。

我的父母却很喜欢他,早将他当作是自已的女婿了,我一回来,就通知了他,还让他到家里吃饭。原来我不在家时,他没少讨我父母的欢心,一有时间就到家里来帮这做那,有一次父亲病了,还鞍前马后地侍候着,现在做了主治医师,工

作忙了,也不忘问寒问暖。

吃完晚饭,他就跟着我进了我的房间,还自作主张地关上了房门。他对我家做的一切虽然让我感激,可一直在他面前凶惯了,怎么也做不回温柔的女性来。

这不,本想让自已柔性一点,可说出的话却还是那样冷冰冰的:“关门干什么?”赵凯嘿嘿一笑,慌忙又要将门打开,傻得怪可气的。我说:“关上就关上了

吧”。

他哎了一声,讨好地笑着说:“是,是……”。见我坐在床边,也想坐过来,可看见我爱理不理的样子,又坐到床边书桌前的椅子上。

“做……做女特警是……不是很幸苦啊?”他问,像是没话找话。

“不幸苦,很好玩,也很刺激,怎么,是不是想试试女特警的厉害?”

“不,不,不……”

“你怎么一点都没变啊,还是那熊样,是不是想坐过来,想就坐过来啊,还让人请啊”。

赵凯有些受宠若惊,迟疑了一下,还是畏畏缩缩地蹭到我的身边坐下,和我保持了一点距离。我却有些着恼,忍不住伸脸亲了他一下。

这一下让他呆若木鸡似的,惊疑而又不知所措。我羞红了脸,低下头,喃喃地说:“谢谢你为……为我家所做的一切。”

“不……不用谢,那……那是我应该做的,为……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

我有些感动,抓起他的手放在我的腰上,幽幽地问:“你真的……真的喜欢我?”

“真,真的”。

“为……为什么喜欢……喜欢我啊,对你那么凶你还喜欢……、。”

“我……我……我就是喜欢你,我……”。

我闭上眼睛,将唇送上去:“那你干嘛不……不亲我……”。

“……我……我不敢……”。

“我让你亲也不敢吗?”

“我……”。

真是让人又羞又恼,我都这样了他还没那个胆量,没见过这么没用的男人,怎么怕我怕成这样。难道怕我捉弄他?有我这样捉弄人的吗?该不会是怕我的功夫不小心伤着他吧……

“你就这样怕我?将我绑起来得了”。我没好气地说。

他自然以为我在开玩笑,不过此时我竟然真的希望他能将我绑起来呢。但我知道他连吻我的勇气都没有,又怎敢捆绑我。

我扫视了一下房间,没有发现绳子。但忍不住想要被绑起来的冲动,从回来的行礼中拿出手铐。这手铐……这手铐特意带回来是想……是想这两天自已铐自已玩的啦。

赵凯惊愕地看着我拿出手铐,不明白我要做什么。我将手铐递给他。然后背对着他说:“铐啊”。

“不……不会真的吧?”

“我让你铐就铐”。

“还……还是算……算了……我……”。

“你不是很怕我吗?将我铐起来不就不怕了吗?”。

“我……不……是怕……怕你,我是爱……爱你……”。

我叹了口气,知道他是不会铐我的,再让他说下去,我也真不好意思也没有理由让他再铐我了。我从他手里拿过手铐,“咔、咔”两响,就将自已的双手反铐起来。

他惊惶地问:“钥匙呢?手铐的钥匙呢?别……别铐坏了手……”。

被铐起来的感觉真好,特别是现在。我可不能将钥匙的位置告诉他,不然他会义不容词地给我打开。我的脸烫烫的,有些羞涩,更有压抑不住的兴奋。可是这呆子,还是不知道人家的心事,迟迟不来动我,非要人家……

我不管不顾地坐在他的腿上,身子向后仰,然后说:“你再不抱住我,我可要摔到地上了”。

赵凯慌乱地搂住了我。我能听到他的心跳和粗喘的呼吸声。我满脸羞红地说:

“你……你就那样的怕…

…怕我……”。

“我……我不是怕,我是爱……你就……就是我的女王,我的女神……”。

“不,我……我才……才不要做你的女王,人家……人家想……想……、以后我再也不会对你那么凶了,要凶,你……你就将……将人家绑……绑起来,好不好?”

这男人真不懂风情,竟然说:“不不不,我喜欢你凶,我喜欢你凶。”。

“要是……要是以后我们在……在一起了,别人会说你……说你怕……怕老婆”。

“怕……怕老婆就怕老婆……你真的愿意嫁给我么??”

“你傻呀!如果你愿意等,我就嫁给你”。

“我愿意,我愿意等,等一辈子都愿意,呵呵……、”。赵凯欣喜若狂,出人意料地在我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我满脸娇羞,将脸埋进他的胸膛。幽幽说:“我以后再也不凶了,做一个乖乖的小女人跟着你……、”。

恰在这时,我的母亲在房外叫道:“小赵,梅梅,出来吃西瓜”。(哟,写到现在才记着没有介绍自已的名字呢,好像是没有介绍吧?我姓文,叫文梅)母亲这一声喊,让我又羞又耻,慌忙站了起来,差点……差点就……当地风俗,女儿家是不能在娘家亲热的,成家了就更不行了,会给家里带来不幸。

我和赵凯同时答应了一声,相互一望,都是红通通的脸色。

赵凯说:“钥匙呢?我给你打开吧”。

我却不愿意打开手铐,想了想,说:“我们……去……去你……我们出去走走吧”。又忍不住羞耻地想:如果你敢将我带到你家里,我就什么都给你。

“哎,好,不……不打开手铐吗?”

“不,不打开,我想……我想让你保护我”。我想是男人就喜欢听到自已心爱的女人说这样的话吧,果然,赵凯也不例外,表现出雄气十足的样子,更为有机会保护自已心爱的女人而豪气万丈。

我却想还不知道谁保护谁呢,人家是喜欢被铐着才这样说的啊。怕他看出我的真实心理,一语双关地说:“从小长这么大,我还没尝过被男人呵护的滋味呢,今天晚上人家……人家就交给你了……”。

“放心,要是有人敢欺侮你,我就和他拼命,呵呵……”。

“傻像。给我披件衣服,让人看见我被铐着,还以为你抓了女犯人呢”。

“披什么衣服啊?”他问。我才想起自已当女警之后一直没有卖衣服,以前的也肯定不合身了。其实我现在的穿着也够土的,一件粉红色的t恤和廉价的牛仔裤。

我说:“将你的西服脱下来给我披上不就行了,这么热的天,还穿什么西服。”

“哎,是,是”。说着便将西服脱下来披在我身上。他的身材虽算不上高大,但那西服却足够遮住铐住我手腕的手铐。

出了我的房间,母亲正从厨房里端出西瓜,父亲看着电视。

我说:“爸妈,我们出去走走”

看着我和凯在一起,父母都很高兴。母亲:“吃了瓜再去吧”。

我说不了,回来再吃,怕被父母查觉我被手铐铐着,急匆匆地走到门口。但母亲却将凯拉住,硬塞了两片西瓜。我准备换上自已回来时穿的运动鞋,发现它有些脏,再说自已被反铐着,没法自已穿上。跟着我就看到一双高跟鞋放在门边的鞋架上,竟然还是在脚腕上系带的那一种,鞋跟也很高,差不多有十公分吧。

我就觉得奇怪,谁会穿这样的高跟鞋啊!该不会是自已母亲的吧?可是妈已经四十多岁了,还有这么时毛?好奇地问:“妈,这是谁的高跟鞋啊?”

妈也不知还在跟凯说些什么,听到我叫,向我走来。我顿时紧张起来,忙说:“就是这双,您别过来了”。

妈已经看到了鞋子,说:“哦,这一双啊,是你表妹的,前些时她来,说是这鞋打脚,在我们家换了一双鞋就走了。说是过两天再换回去,可是现在也没来,这鞋也就放在这了。”

我哦了一声:“那我穿穿成吗?”

妈说:“有什么不成,表妹又不是外人,你要穿就穿吧,”。

凯倒也机灵,拦住了母亲,说我来给你穿吧。从鞋架上将那皮鞋拿了下来。我将脚抬起,他便捏着我的脚给我穿上鞋子。不知为什么,脚在他手里让我产生一丝异样的感觉,不禁呯然心动。其实我是很少穿高鞋的,化装成舞女诱捕罪犯时才第一次穿,鞋跟还没这双高呢。穿上高跟鞋谈不上舒服,更有些不适应,两条腿挺挺的,像是被迫必需站直的样子。可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感觉,让我舍不得放弃它,特别是凯在我的脚腕上系住鞋带时,还产生他在给我戴上脚僚的想法。

母亲笑吟吟地看着我们,为了隐饰内心和发烫的脸色,我对母亲做了个怪脸。妈妈瞪了我一眼,嗔怪道:“都这么大的人,还不懂事”。

我知道母亲指的是不该让凯为我穿鞋,可她怎知我是没有办法啊,要是知道了我的双手被铐着,还不知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凯笑着说:“没什么,阿姨。”

妈问我:“晚上要给你留门吗?”

“当然要留了……”。突然明白了母亲的意思,脸顿时红了,忍不住看了凯一眼,他却只知傻笑。出了家门,路过一条长长的巷子便到了街上。因为晚饭吃得晚,其时天已经黑了,因为是老街道,早以不再行车,但更显得热闹,行人也多,做生意的卖小吃的,几乎占尽了街道。

因为人多,有几次都险些将披在身上的西服碰掉,让我既紧张又莫名其妙的兴奋,忍不住去想,如果他们看到我被手铐铐着,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高跟鞋更给我双腿被约束的感觉,因为不习惯,走路很不方便,还难以掌握身体平衡的样子。

我对凯说:“你……你就不能搂着我?”

凯欣喜地一笑,将我搂住,显得很生硬,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不过,双臂被他生硬地搂着,手又铐在身后,像是被他挟持着,加强束缚的感觉,让我产生兴奋的心理。

“我……我们去哪?”凯问。

我心想:你想带我到哪就去哪,人家都自铐了双手,还不明白人家的心思,唉!。我又羞又恼,真想动手打他……打他的想法让我醒悟,看来我对他真的有暴力倾向,难怪他会怕我。

我说:“去个没人的地方,就我们俩”。

凯挠了挠头说:“那……那只有去南山了,就是……就是有点远”。

我嗔道:“打的去不就得了”。

其实南山也不算远,坐车也就五六分钟的路程,以前凯约我时,就去过。又走了百余米,才见到出租车,凯打开车门,让我上去。车子行驰之后,我主动靠在凯身上,又让他好一阵的兴奋和紧张。

在我做特警之前,南山便是市民晨练的地方,到了晚上就成了情侣的天下。但今天却很冷清,没见到什么人。我问凯是怎回事,凯也说不知道。顺着简陋的石阶,好不容易才上到半山腰。其实南山并不是很高,也没成片的树林,有的也只是一些零零散散的小树和灌木,因为穿着高跟鞋双手又被反铐着,才显得难爬了些。终于还是看到了一对情侣正从山上下来,可是走近才发现原来是俩个男人。

凯有些紧张,将我扶向一边等那俩人走过去。但那俩个人却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借着城市的微光,我看见他们的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刀子。

一人阴着嗓音说:“借点钱使使”。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南山上变得冷清了。凯却已经在慌乱地掏钱,我说:“别给他们”。

一男人说:“哟荷,这小妞挺冲的,怎么着?想见血?”声音有点稚嫩,年龄不大的样子。凯慌忙拦在我身前,陪着小心:“不……不……我们给,我们给……”。

我却不依,想推开凯,这才记起自已还被铐着双手呢,不禁也有了些胆怯。没想到凯却被那个男孩推开。那男孩直接站在我面前,挑衅性地将刀子在我脸上拍了拍,阴阳怪气地说:“想玩玩是不是……”

我几时受过这样的屈辱,来不及多想,就屈膝给了那男孩一下,这一膝正顶他的胯下,顿时让他痛得跪在了地上。另一个男的大骂一声:“妈的……”向我冲来,凯却突然伸手将他抱住了,并对我大叫:“快跑……”。

凯表现出的勇敢让我感动,心想原来凯不是一个软弱的人,至少为了我什么都可以不顾。乘着男人被凯抱着的瞬间,我一脚又踢在男孩的胯下,这人立时便和先一个男孩一样,痛得大叫,连手中的刀子也扔了。

嘿,这高跟鞋还是蛮有用处的嘛!

我说:“将他们绑起来,送公安局”。

凯却说:“算……算了……”。

地上的俩个人也慌忙求铙,我想了想,本来是和凯来这里……来这里……别被扫了兴,何况自已又被铐着,真要送公安局,自已怎么解释,还是算了,便教训了他们几句,听任他们躺在地上痛得翻滚,对凯说:“我们走”。

凯说:“我……我们还是回……回去吧”。

我知道他担心什么,却无所谓,固执地说:“不,别怕他们,他们要再敢来,我就废了他们”。

凯执拗不过,只好跟着我向山上走去。

我和凯来到以前约会的地方。这里有一块青石,大小正好适合俩个人躺在上面。但凯却从不敢和我一起躺着,他虽追我很苦,可我一直没有答应他做她的女朋友。以前约会总是我一个人独霸青石,仰望星月,凉风习习,很是惬意。

凯讨好地将西服从我身上取下,铺在青石上,却不敢将我扶着躺下。我嗔怪道:“人家被铐着呢,也不来扶扶人家。”其实就是不扶,我也能躺下,只是想让他多接触我的身体。要是换个男人或许就会借势将我抱在怀里,可凯不懂得这样做,让我又气又恼。

凯像以前那样坐在我的身边,痴痴地看我。而我却怎么也回不到以前的心境,心里很凌乱也很迷茫,不时闪现抓捕罪犯时的情景,渐渐地呼吸也显得急促起来,情不自禁地移向凯,动情地说:“抱……抱着我。”

哪想到凯竟说出险些让我咽气的话:“你冷吗?”

我忍不住就想发作,但硬生生地忍住了,更极尽温柔地说:“不,不冷,就是……就是想让你抱我”。

凯“哎”了一声,小心翼翼地扶住我的双臂,又小心翼翼地将我的身子向他的怀里靠,生怕这样做亵渎了我似的。我却将脸埋进他的胸膛,贪婪地吸取着男人的气息,越来越意乱情迷起来,喃喃地低语:“我……我……”。本想说我爱你,可话到嘴边却出不了口,不是因为少女的羞涩,而是怀疑自已是不是真的爱他。“我……我……我是你的俘虏……你就不想……不想……欺侮我……”。

“我……我不敢……”。凯显得很紧张,能听到他咚咚地心跳声。

“来,我……我让你欺侮……你想怎样就怎样……”。边说边将嘴唇送上,吻住他的嘴。这一次凯没再犹豫,咬住我的嘴唇舍不得放开。

“我……我是你的……你的女人……是你的……你的小女奴……”。

凯禁不住诱惑,疯狂了些,开始在我身上乱摸,毫无章法。

免费国产绳艺SM视频下载地址

微信二维码
本站资源下载绝不收费,输入验证码后查看
验证码:
微信扫描二维码,回复关键字“验证码”,免费获取验证码。
如“取消关注本公众号”,即使再次关注,也将无法提供免费下载服务!

上一篇:女特警爱上S和M 03 两位警花在公寓赤身裸体玩自缚,嫌疑人趁机而入

下一篇:女特警爱上S和M 05 警花自缚铐着手臂,被流氓发现肆意羞辱玩弄

绳师培训 招募女M(坐标深圳)!QQ:52800679

 

评论

美缚绳艺网

美缚绳艺网“绳艺视频”栏目专注分享逍遥绳艺、锐度主张、MJ影视、梨花雨、山东原创、撒琅制造、真实的经典、典雅倩影、美束映画、柔丝女皇、丽佳美亚、怀旧影苑、新胭脂扣、灰鸟原创、DK-13、 nature art、BSD、胜景山庄、一往情深、丝家王、雅俗阁、红豆的天空、TYINGART、唯美之家 、猎美视觉、小驴原创、绳之韵、半岛束艺台、丽柜美束、优缚社、手指间的旋律、雨晴美束 、邕娘、齐鲁影视、伊宣原创、随心原创、CLZ原创、阿木原创、千丝万缕、神艺缘等知名绳艺工作室原创或定制作品! 感谢同好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美将与你一起努力,将美缚网打造成一个“缚如梦境,绑如神木”的紧缚绳艺帝国!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