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特警爱上S和M 05 警花自缚铐着手臂,被流氓发现肆意羞辱玩弄

国产sM绳艺露脸KB调教视频 点击观看

05 警花自缚铐着手臂,被流氓发现肆意羞辱玩弄

然响起一阵刺耳的铃声将我们吓了一跳,本能地分开。原来是凯的手机响了。凯有些慌乱,就像是被捉奸在床的偷情汉子一样不知所措。该死的电话!!

“是谁的电话”。我情绪烦恼地问。

“不……不知道……我看看……”。凯拿出手机一看,露出为难的样子说:

“是……是医院的……”。

“不接可以吗?”

“这个……”。

我有些气了,情绪越来越低落,如果不是双手被手铐铐在背后,真想将那手机夺过摔个粉碎。

冷冷地说:“那你就接吧”。

听完电话,凯说:“有个……有个患者突然病情发作……哦,是……是我负责的那个病人……我……”。

我几乎是用吼的口气数落他:“就没有别的医生了吗?少了你就不行?”

“不……不是那样……”。

“是我重要还是你的病人重要?我……我本来想……本来想……好,你走,你去……”。

“别……别生气,我……我……、”。

我的口气突然软了下来,暗自叹了口气,也觉着自已有些无理取闹,想想刚才的耻态,不免又有些羞愧,用着谈谈的语气说:“你去吧,工作要紧,我不生气。”

“那我先送你回家……”。

我索然无味,不卑不亢:“不用了,你去吧”。

“你的手……还……还铐着……、”。

“……不要紧,没关系,我自已可以回去……”。其实心里有些犹豫,只是堵着气,心烦意乱之下不愿再和他纠缠。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另类的心理从心低燃起,如果就这样被铐着走回去,会是……会是什么滋味?

凯说:“我……我给你披上衣服吧”。

我说:“不用了,没关系,你穿上吧。”

凯拿起衣服,还是想给我披上,我恼了,喝道:“我说不用就不用了,干嘛婆婆妈妈的,我一个女特警有什么可怕的。”

“哎,那……那我走了……你回到家给我一个电话。”。

我没理他。凯尴尬地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看我,然后是小跑离去。唉!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爱我。我突然有些明白自已为什么不敢说我爱他的原因了,那是因为我还没有爱他的决心。可是既然不是真心爱他,怎么会想和他做那种事情,难道情欲让我失去了理智,还是真怕以后被坏人夺去了贞洁。

我的思绪杂乱无章,又坐了一会,决定会家,坐车是不可能的了,不然还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呢。其实手铐的钥匙就在我牛仔裤后面的口袋里,不告诉凯是怕他非要将我的手铐打开,那我就体验不到被束缚的滋味啦。现在都有些后悔呢,干嘛不将钥匙放在家里,知道自已随时可以自由,一点都不刺激。

我下定决心,不到万不得以决不打开手铐。

向山下走了不远,突然感到内急,唉,晚饭时喝了些饮料,现在才有反应,真是……反正没人,就在这里解决好了。

为了享受那种被束缚的无奈感觉,我不愿用钥匙打开手铐。就当自已没有钥匙吧!虽然手铐的活动余地很大,但还是无法触到牛仔裤的扭扣,于是我将裤腰向身侧拉了拉,便刚好够着。

牛仔裤虽然很宽松,但裤腰却很紧,刚一解开扭扣,牛仔裤便被崩开。只是布料很硬,没有马上就从腿上滑下去。我还是有些惶恐,紧张地看了看四周,直到确信没有什么动静。

于是我错动了一下双腿,然后走几步,牛仔裤便滑到了膝部。带着莫名的兴奋和羞耻的心理,我又将粉红色的内裤左一下,右一下地退到大腿上。我的私丨处暴露在空气中,特别是觉得有人会看到惶恐,让我莫名其妙地感到兴奋和刺激……唉!就算有人偷窥,也不可能看到吧,虽然月光很亮,但光亮必境有限。

哪知我刚一蹲下来,也不知是什么就戳到……竟不偏不移地戳到我的……我的……天啦!太难为情啦!我都不好意思说。钻心的痛疼让我惊叫了出来。惊叫声在寂静地夜里似乎传得很远,唯恐有人听见,让我惊惶了好长时间。良久没见有什么反应才稍稍安心。

幸好因为手被反铐着,下蹲时不是很自然,也就慢了些,不然……不然那个地方一定伤得不轻,说不定……说不定就插了进去,被不知什么夺去chu女的贞……我竟越想越兴奋,私丨处除了痛疼竟又涨又痒,特别是刚才被异物侵犯的感受……可能那就是女人的高潮吧,太刺激了,忍不住还想要再来这次,……但我不敢了,并不是怕痛而是怕不卫生。

我换了个位置处理完内急,慢慢将内裤穿好,可是穿牛仔裤就没那么轻松了,它已经褪到了脚腕上,铐在背后的手够不着啊。我只得又蹲下去,看能不能抓到裤腰,如果抓不到,我就将牛仔裤脱了,拿钥匙打开手铐。

此时,我却万万没有想到有四个人影悄悄地靠近了我,当我听到细碎的脚步声时,那四个人已经离我五米左右了。

我除了惊悸,更是羞耻难当,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但我很快就反应过来,逃离是最好的选择,当我抬腿时却发现褪在脚腕的牛仔裤让我无法迈开脚步。

“就是她,这臭表子还在……”。虽然慌乱,但我还是听出这声音的主人就是刚才上山时俩个劫匪中的一个。不用想也知道这俩个劫匪约了人想要报复。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狼狈地蹬着双腿想将双脚从牛仔裤中抽出来,可是慌乱之下越来越糟,让我险些摔倒。

那四个人显然注意到了我奇怪的举动,其中一人还咦了一声,接着便向我慢慢b近。我的心咯噔一下,暗道:完了。

“你……你们想干什么?”。我惊惧地问,如果不是双手被反铐着,我也不会怕他们。可是现在,我不但被反铐着,还露出只穿着粉红色内裤的下体,又羞又觉得难堪。纵有再高的本事,也只有干着急的份儿。

那个人已经走到我的身前,我竟羞愧得不敢看他的脸色。那人说:“想干什么?你伤了我的俩个兄弟,以为我们会放过你吗?”

“是……是他们想抢……”。跟他们讲道理显然不是明智之举,我的处境让我没有选择的余地,只有和他们周旋,或许还有一线自求的希望。我软下语气,近似哀求地说:“对不起,我……我会赔偿好不好?”

我惊惧和软弱的表现显然让对方胆子大了起来,那人啧啧称奇似地说道:“你是暴露狂吗……”。他已经注意到我的裤子褪到脚腕的情形,我想他很快就会知道我的双手为什么会不同寻常地一直背在身后原因了。果然,他扯了一下我的手臂,“哟呵”一声,竟兴奋异常地说:“玩s?还是自我奴役,嘿嘿……”

然后对其它三个人显得兴奋地说:“这表子是个贱货,是个受虐狂,呵呵……兄弟几个可有得玩了,你们过来吧,她的手被手铐铐着呢”。

那三人顿时发出惊呼,有人问:“真的吗?不会吧”。慢慢地围拢过来。我竟然被骂作表子,真是莫大的侮辱,恨不得立时撕了那人的嘴吧,可现在我只有气得发抖的份了。围过来的三个人见我真的和那人说的一样,嘻嘻哈哈带着嘲弄和yin邪的笑放肆起来。因为羞耻而颤抖的身体接着就受到了玩弄。

我显得悲哀地扭动着身体,却无从逃避,忍不住哀求:“不要……铙了我吧……不要……你们……不要……求求你们……不要……”。

我的哀求似乎更加激起了他们的肉欲。不知是谁的手伸进了我的t恤,扯去了我的丨乳丨罩,直接抓揉在我的丨乳丨房上。也不知是谁粗暴地撕烂了我的内裤。一只手贴着我的耻毛向我下体侵犯。我本能地夹紧双腿,无奈地阻止手指地侵入。

天啦……!我无声地悲鸣着。想到呼救,可是呼救会给我带来什么?我该怎么办?任由这些流氓侮辱我,难道真会像江娜说的那样,自已的第一次会被坏人夺去?学了一身武艺却不能保护自已,学了有什么用?连自已都落入坏人的手中无法自救,做为一名女特警又怎么去救别人?一想到自已女特警的份就更觉得莫大的耻辱……

我必需自救,看来被羞辱以是无法避免的事实了,即然这样,不如……或许还可以扭转乾坤。

我由悲哀转变成yin浪,像是被他们撩拨起了情欲,呻吟起来……夹紧的双腿也打开了,很快就有一只手伸了进去,那手指很快就找到了我的荫道,向里伸入……我没办法阻止它,悲哀地心想:原来我的第一次竟然会是被一根手指破了……出我意外的是,那手竟然从胯下抽了出来,便听得大叫:“哇,好多水啊,这女人真妈的骚……”。叫声一落,那手又伸了进去。我慌忙表现出yin乱的样子地说:“别在这里嘛……想玩我找个好的……好的地方嘛……”。

只听一人说:“这女的被我们搞得发情了,呵呵……”。

另一人说:“就是,找个地方,咱们干这表子……”

那只伸进胯间的手竟又抽了出来,接着听到:“我知道一个地方……”。

“别说了,带咱去……”。

“等一下,谁有绳子,这表子腿历害,别让她伤着咱”。

一听到要绳子,暗自着急。如果他们要带我走,我的双腿自然能摆脱牛仔裤的束缚,虽说不能报仇雪恨,借机逃跑的机会还是有的,可一旦再被绑上绳子,那可就糟了。转而一想,他们出来玩,怎会带着绳子……

岂知世上竟就真有这么巧的事,只听一人嘿嘿笑道:“不但有绳子,还有手铐和脚镣……嘿嘿……不是你小子打电话叫我来,老子现在早就和顾红快活上了。”

“啊,对对,我怎么忘了你小子喜欢这个,什么来着?嗯,s,对,就是s嘿嘿……这妞是个受虐狂,不正合你小子的意?”

“嘿嘿……”。

顾红?哪个顾红,不会是我的婊妹顾红吧!ss是捆绑虐待……?

此时也不容我想得太多,只见那个说有手铐的人在裤子的几个口袋里不停地掏出些东西,其中一只手上的物体在月光下闪着金属的亮光,那……那真是,真的是手铐和脚铐。见到这些东西,心下好悲惨,甚至感到了绝望,但在绝望的同时,一种异常的心理由然从内心深处翻涌出来,渐渐地吞蚀着被虐时的屈辱和尊严。

不可否认,我的身体竟对那些束缚具产生了渴望和期待。这种不正常的反应让我倍觉羞耻,不禁想:原来自已真的是一个不正常的女人。那人在我的身前蹲了下去。牛仔裤还在脚腕处,他没打算脱掉,让我还是没有办法反击。不久我就觉得我的两只脚腕被戴上了脚铐。那人没有打算停止,我看见他在整理绳子。

“喂,够了吧,还绑?”一人说。

“嘿嘿……慌什么,让我过过瘾,保叫这妞乖乖地跟我走,一点办法也没有,嘿嘿……”。

那人将绳子系到我腰上,在身前打结……我立时想到江娜捆绑我下身的方式,果然,那人将绳子系过我的胯间,更在我的荫道口敏感的位置打上了一个很大的结,那结撑开我的荫唇,紧密地压在荫道口上。我的阴埠包着它,强烈地感受到异物的存在。女孩子私密的地方被人肆意地绑上绳子,让我悲辱难当,却又无可奈何。与江娜捆绑不同的是,那绳子穿过后腰的绳子又从胯间穿到身前,只是绳子不再勒进我的唇中,而是分开两边勒进大腿的根部。,就像是绳夹,紧紧地夹着我的阴埠。

绳子系在我腹部的位置。那人将绳子递给一个人手里,然后给我穿上牛仔裤。绳子便从裤链中伸出来。我又燃起了希望,只要裤子被穿起来,我就可以拿到放在口袋里的手铐钥匙……

然而,很快我就又感到了绝望……那人又用一根绳子搭到我肩上,从腋下穿过,在背后绕着手铐中间的链子,向上提起,我的手又被高高地吊了起来。在被捆绑的同时,那个牵着我荫部绳子的人,故意地拉扯着绳子,让我感到荫部被收紧,绳结和两边的绳子夹着阴埠,产生难以隐忍的痛疼。我娇喘着,故意用yin荡的语气哀求:“别……别闹了……很痛嘛……”。既然已经被他们当作了喜欢受虐的女人,只好将计扮演下去。可是我又分不清自已真的是在做戏还是被激起了受虐的欲望,在荫部绳结的刺激下,我的身体情不自禁地显得亢奋。那人继续捆绑着我,绳子又从腋下穿到身前,在丨乳丨房上下连同手臂缠绕,渐渐地让我动弹不得。

我成了他们的俘虏,成了这四个流氓的玩偶。如果让人知道一个女特警竟被四个名不见经传的市井小流氓侮辱了,那真是一件奇耻大辱的事情,可这个女特竟然是我。

“这个绳子给我拉着……”。

“不,我拉……”。

“还是让我玩玩……”。

他们竟然争夺着系住我荫部的绳子,都知道谁得到绳子就可以戏弄我。对他们而言那将是一件很有趣和很刺激的事情,但却让我感到无比的悲屈辱和悲哀。我就这样被他们拉着走了,紧缚的手臂和带着铐的双腿让我没有一点想要抗争的勇气,只是无奈地想:有功夫有什么用,是女特警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被几个小流氓肆意地羞辱和玩弄了。老天对我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偏偏让我陷进如些悲惨的境地。

虽然脚被铐着,但有三十公分的余地,想要走得更快却不可能,四个流氓显得很急,恨不得早点到达目的地,时不时叫骂催我快点,如此一来,我柔嫩的阴部被绳子时紧时松地肆虐着,让我狼狈痛苦不堪。

他们是从南山的另一面带走了我,这面显得很偏僻,是一处还没有开发的田野和丘林,一些村庄的住户零零散散地座落在四周。

又走了一段路,竟没碰到一个行人,求救的机会越来越渺茫起来。我知道自已即便是碰上行人,也不一定会求救,那太耻辱了,明天的报纸上就说不定会登出“一个漂亮的女特警遭受四个流氓侮辱”的标题。人们会对这样的标题非常感兴趣的,各样的流言很快就会流传至城市的每个角落。

“咦,张军,这不是你原来的那个家吗?”在一栋乡村似的旧房子前,那个被称作张军的人正掏着钥匙开门。

另一人说:“你胆子太大了吧,竟敢将她往家里带,要是……”。

张军说:“怕什么,待会给她来几张裸照,她就不敢说出去了,女人都怕这个”。

“顾红是不是也是被你这样害的?”

“她!才不是,那小妮子天生一个受虐狂,你不绑她不虐待她还不行”。

我被拉进了房间,门在我背后关上。这时灯亮了,我这才看清这四个流氓年龄都不大,怎么看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那个张军显得老练一些,长像也算是最好的,其余三人,一个稍瘦,像个瘦猴,我荫部的绳子就牵在他的手里。另俩个块头差不多,有点横,只是一个人的脸上有一道刀疤,另一个却剃了光头。房子里也很脏乱,报纸和方便盒散落一地。靠着墙边有一个破损的沙发,上面没什么灰尘,看来经常有人坐过。有两间卧室,门都被关着。还有一道门,应该是通向厨房的。

张军从瘦猴的手里抢过绳子,打开一间卧室的门,对另三人说:“哥几个,我先来……”。

立时就有人反对:“凭什么啊,咱说好了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凭什么你先来”。

有人附合:“是啊,是啊……嘿嘿……你有顾红那小妞还不知足吗,这个就别抢了吧”。

反对的是刀疤脸,附合的是瘦猴。张军灿灿地说:“那怎么办?要不一起来?”

瘦猴说:“一起来也不行,就……就是一个洞,总还是要个先后吧……”。

“谁说只有一洞,据我所知应该有三个洞才对……哈哈……”。四个人同时放浪地大笑起来。粗蔑的言语简直不堪入耳,完全不顾忌我的感受,真的将我当作是表子和yin娃了。我一直没有作声,所思考的只是如何逃离魔爪。我被他们又推又拉地带进了卧室,里面只有一张席梦思的床垫和一个床头柜。张军首先躺到了床垫上,然后不容分说地狠狠一拉绳子,我没防着,穿着高跟鞋又带着脚镣的双脚绊在床垫上,惊叫一声,我便身不由已地摔向张军的身体。

眼看就要扑到张军的身上,岂知张军一让,我便重重地扑到床垫上,身体还弹了起来,所幸床垫柔软,摔得不重。

张军纵勇着:“哥儿几个,愣着干嘛?上啊”。

一阵欢呼,那三个人都涌上了床垫。顿时无数双手在我的身体上疯狂地侵犯起来,我不知道是谁扯烂了我的t恤,也不知道是谁扒去了我的牛仔裤,除了紧紧绑缚在身上的绳子,我已经一丝不挂了,洁白的玉体完全暴露出来,让他们看得真真切切,也被他们肆意地抓揉……我痛苦而又无奈地呜咽着,发出屈辱的悲鸣。我将要被几个社会的无赖、四个流氓……

不知从哪里涌出来了力量,我暴发了,双腿一阵难蹬,不知何时,我脚上的镣铐已经被打开,高跟鞋也被脱去。四个赤身裸体的男人闪在一边,惊愕地看着我。

我又意识到自已在捆绑的困境下没有信心对付四个年轻力壮的歹徒,在他们还是惊愕的同时,我改变了嘴脸,变得yin媚,yin声浪语地说:“你们四个同时来,人家怎么受得了啊?一个一个的来嘛,不如……、、不如我们来玩游戏啊,好不好嘛。”

张军来了兴致,说:“就是啊,这样乱搞一气多没意思,你说,咱们怎么玩?”

我思绪飞转,立时有了一个还不成熟主意,娇声说“;我们来捉迷藏好不好?谁先抓住我谁就先……就先干我……”。

那个瘦猴竟是第一个赞成:“好啊,好啊,这样最好,你们几个力气比我大,总是把我挤到一边,这不公平,就按这骚货说得算”。

张军也说好,说早想这样玩了。那俩个也露出兴奋的表情,说这样更定很刺激。瘦猴问张军:“你说早想玩了,怎样玩啊?”

“我们四个人都将眼睁朦上,谁先抓住她,她就是谁的,怎么样?”三人略一迟疑,便都答应了。

张军然后问我:“这样玩喜不喜欢?不过要一视同仁,可不许中意谁就故意投怀送抱。”

看来他们竟真的将我当成yin娃荡妇了,忙欢笑着说:“好啊,好啊”。然后给张军抛了个媚眼,那意思是说:要中意也是你啊,接着说:“不过,给我松绑好不好?手都绑得跟没了似的。有你们四个帅哥陪着,人家想跑也舍不得啊”。

张军却道:“你不是喜欢吗?”

“……是啊!可人家的手都快被绑断了,好痛苦的嘛……”。

免费国产绳艺SM视频下载地址

微信二维码
本站资源下载绝不收费,输入验证码后查看
验证码:
微信扫描二维码,回复关键字“验证码”,免费获取验证码。
如“取消关注本公众号”,即使再次关注,也将无法提供免费下载服务!

上一篇:女特警爱上S和M 04 警花将双手反铐起来与男友约会

下一篇:女特警爱上S和M 06 四位流氓男s调教玩弄一警花女m

绳师培训 招募女M(坐标深圳)!QQ:52800679

 

评论

美缚绳艺网

美缚绳艺网“绳艺视频”栏目专注分享逍遥绳艺、锐度主张、MJ影视、梨花雨、山东原创、撒琅制造、真实的经典、典雅倩影、美束映画、柔丝女皇、丽佳美亚、怀旧影苑、新胭脂扣、灰鸟原创、DK-13、 nature art、BSD、胜景山庄、一往情深、丝家王、雅俗阁、红豆的天空、TYINGART、唯美之家 、猎美视觉、小驴原创、绳之韵、半岛束艺台、丽柜美束、优缚社、手指间的旋律、雨晴美束 、邕娘、齐鲁影视、伊宣原创、随心原创、CLZ原创、阿木原创、千丝万缕、神艺缘等知名绳艺工作室原创或定制作品! 感谢同好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小美将与你一起努力,将美缚网打造成一个“缚如梦境,绑如神木”的紧缚绳艺帝国!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