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母狗

  • 真实调教故事:第54次调教,一次最完美的记忆

    真实调教故事:第54次调教,一次最完美的记忆

    作者语:我要讲的故事,是我亲身经历的,是我第54次调教我的M (化名:小青),我认识她的时候,她27岁,单身。这是我认为最完美的一次,也是时间最长的一次。现在我要以时间顺序开始我的故事。2005年5月的一天,这天我正好有3天的时间,便给我的小青发了短信,内容是:奴儿,主人这几天准备去调教你,有可能请一天假。明天上午我到,望遵照执行,狼主。“是,我的主人”,她回复到。第二天,我早早起床,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便驱车前往小青的家。10.05分我来到了小青家的楼下,抬头望去,小青家的窗帘还挡着...

  • 都市女杰 第二章 我被他们用铁链捆绑在仓库蹂躏

    都市女杰 第二章 我被他们用铁链捆绑在仓库蹂躏

    城市一角,一个废弃的仓库中突然有了些春意。一个被手帕塞嘴,身上仅有一件真丝细肩带短睡裙遮体的长发少女被四个面目狰狞的歹徒反剪着双手架了进来,扔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哇!好美啊!竟然不戴胸罩,真够开放的,哈哈哈!”几个歹徒不怀好意的嘲笑着。双手被铁链锁住的少女不时地挣扎着,却无法挣脱不锈钢制成的铁链。两个歹徒走上前来,将少女拖到一根水泥柱子旁,打开了锁链。没等少女挣扎,另一个早将匕首抵在了她的脖子上。见少女不敢乱动,身后的两个歹徒猛然用力将少女双臂反扭,同时喝道:“跪下!&rdqu...

  • 21岁女孩叙述大三寝室自缚的难忘经历

    21岁女孩叙述大三寝室自缚的难忘经历

      周二是我们课最多的一天(忘交待了,我今年21岁了,是一名在校大三的女大学生),一天的课排得都满满的,也是我们最头痛的一天。  这个周一的时候我来事了,但是有点不正常,感觉身体很不舒服于是跟班里请了两天的假, 请假还是比较容易的,毕竟大学生的自主性都比较高了,好在不是很麻烦,到周一晚上的时候身体就好了,不过突然想到自己请了两天的假周二可以不去上课,宿舍姐妹们都去上课宿舍里就剩我一个人了,其不是很爽的事情吗?大好机会不可浪费啊。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捆绑的,只要看到电脑电视上女人被紧紧捆绑的镜头心...

    绳艺小说 2018-04-04 388949 2 自缚
  • 与闺蜜的一次捆绑经历 第二章 绑上她准备离去却反被她制服

    与闺蜜的一次捆绑经历 第二章 绑上她准备离去却反被她制服

    这时的雪玉双眼湿润了,她一下扑在白静怀里一边流泪一边说:“姐姐不喜欢我么?我很喜欢姐姐的。”然而白静却死死盯住她的双手。果然,雪玉右手猛的戳向她的麻穴,在这一刹那,白静的却紧紧抓住对方的右手,然后一个漂亮的反擒拿,抓住她的双手,并同时用膝盖把她压在美容床上使其动弹不得,“对不起了,好妹妹,姐姐也是逼不得以。”白静扯过一条床单,把它拧成麻绳状,缠绕在雪玉被拧在身后洁白的双臂上,一直缠到肩膀,然后打个死结,然后再扯来一条床单绑住她的双腿。“姐姐,你不要这样吗!...

    绳艺小说 2018-04-07 99739 0 捆绑堵嘴
  • 古盈的自缚故事:主奴隶互绑

    古盈的自缚故事:主奴隶互绑

      玉儿脱掉了刚刚穿的紧身衣,露出了她那同样异常迷人的身材。古盈笑道:“玉儿,看来你的身体保养的也相当不错啊,我这个做姐姐的也是今天第一次看见你这么漂亮的身体啊。”玉儿说道:“我再怎么努力保养也不可能超过大美女你啊,不过从今天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奴隶了,虽然我不是身材最棒的,可是有个绝世的小奴隶也不错哦。”  玉儿拿起一条肉色的连身袜慢慢穿好,接着对古盈说:“大美女,你现在呢把我的腿绑起来,随便你怎么绑都行;之后把我的手绑在背后,但是手上的结只能系成活结,无论...

    绳艺小说 2018-04-09 303767 0 奴隶驷马
  • 高三女m,被男s调教的经历 第三章 脱掉她穿着的牛仔短裤和内裤

    高三女m,被男s调教的经历 第三章 脱掉她穿着的牛仔短裤和内裤

    “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吗?”W问她。“很喜欢。”莹莹回答道。“乖,让我摸摸头。”说完W把手垂了下去,手掌的位置大约是在膝盖上方,莹莹突然间明白过来,俯下身子膝盖着地,把头向W的手掌靠去。莹莹的头就在W的大腿上又乖巧的蹭了蹭。W的手掌在莹莹的头上抓了抓抚了抚她的头发,又伸到下面去挠了挠她的下巴,就像是平常去逗一只小猫般一样,挑逗间又带着些温情。就是这看似不经意麻酥酥的一挠让莹莹彻底融化,如果说之前在W面前顺着他垂下来的手掌跪下是顺应故事剧情发展,那么...

  • [SM小说 五十度灰]26 他将我双手绑在床头,然后跪在我两腿之间

    [SM小说 五十度灰]26 他将我双手绑在床头,然后跪在我两腿之间

    [SM小说 五十度灰]26 他将我双手绑在床头,然后跪在我两腿之间他从我身上滑下,站在床边望着我,绿眼睛里闪烁着欲望,胜利的喜悦,还有一丝,如释重负。“好了。”他喃喃自语,挂着狡黠的笑容。他弯下腰,脱掉了我的一只跑鞋。噢,不要。“别。”我表示反对,想要踹开他。他停下来。“如果你挣扎,我会把你的脚也绑上。Isabella,如果你敢出声,我会堵住你的嘴。保持安静,Rose很有可能正在外面听。”堵住我的嘴……Rose&he...

  • [SM小说 五十度灰]73 他将我绑得严严实实放在床上调教,鞭打给我带来甜蜜的痛苦感并夹杂着喜悦

    [SM小说 五十度灰]73 他将我绑得严严实实放在床上调教,鞭打给我带来甜蜜的痛苦感并夹杂着喜悦

    [SM小说 五十度灰]73 他将我绑得严严实实放在床上调教,鞭打给我带来甜蜜的痛苦感并夹杂着喜悦^拉起我的手,走到古老的四柱大床边。每根柱子上都有锁铐……金属锁链配皮制手铐,跟红色的柱子拴在一起。噢……我的心快要蹦出来了,欲望在心底蔓延……还能更兴奋点儿吗?“站好。”我面对着床。他倚过来在我耳边轻轻说。“在这儿等着。眼睛看着床。想象你自己躺在这,被我为所欲为。”噢…&he...

  • 这样的人真的不适合进字母圈!

    这样的人真的不适合进字母圈!

      最近婊妹发现,越来越多的人想进字母圈并不是因为打从心底喜欢,更多的是因为好奇,或者自己性格出了问题,想在字母圈寻找寄托。  这样的人在圈里出现得越多,婊妹越是觉得危险。  圈外人说字母圈病态,其实何病之有呢?不过是一群真心热爱5M的人,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在自己喜欢的圈子里获得快乐而已。  真正的病态是因为越来越多进字母圈的人初心不一样了,因为好奇进字母圈的往往会迷失自我,因为性格缺陷进字母圈的往往会越来越严重,字母圈救不了你,只有自己能救得了自己。  在婊妹看来,有几种人是真的不适合进字母圈的。  1. 缺...

  • 被XX摧毁的字母圈

    被XX摧毁的字母圈

      一个圈子的安稳需要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去维护,按理说,一群真心喜欢5M的人组成字母圈,大家一起在这个圈子里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一起获得快乐,本应是一副和谐的模样才对,可却频频传出不好的消息,让外人对字母圈闻风丧胆,害怕、嘲笑甚至鄙夷,为什么?  有句古话说得好: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不管是个人,还是圈子,甚至是整个社会,都必须要有规则,人人遵循规则,一切就都是美好的,不遵循规则的人多了,自然也就乱了。  婊妹心目中字母圈的规则,应该是以安全为一切的前提,M崇拜S,S尊重并保护M,作为有着共同爱好的人,应该更加惺惺相惜,...

  • 字母圈故事:有了对象如何带TA入圈?

    字母圈故事:有了对象如何带TA入圈?

      很多人都说,在字母圈找真爱难,找圈外的对象又得放弃自己的喜好,毕竟在字母圈谈感情很容易变成笑话,在圈外人面前谈字母圈又很容易被当成异类。  所以大家逐渐心灰意冷:难道感情和喜好就真的是鱼和熊掌不能兼得?  按理说,找个同好谈恋爱是最好不过的,大家有同样的喜好,能够懂对方,彼此相爱足够了解,不用担心对方不靠谱,对安全也有保障,最重要的是,就算是吵架也很容易和好,调教一次就又能甜甜腻腻。  美好的事情总是很难实现,但是没关系,虽然我们找了圈外的对象,但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不是圈内人,带TA入圈就是了!  如何才能...

  • 圈内故事:以为他是来日方长,结果却是大梦一场

    圈内故事:以为他是来日方长,结果却是大梦一场

      我和他是西檬认识的,我注册的第一天他就要我微信了,我当时看到图片是不感兴趣的,而且是网调,我就拒绝了,结果他说很早以前的资料了,我说那就聊聊吧,加了好友我一直比较冷漠,嗯哦好的这种。  后来还加了QQ,说要打王者,我心想打呗,排位,我一般禁猴子,他预选,我就没禁,结果那把猴子就一直坑,我真的是气,心情本来不好,现在更不好的,那是周五吧,连麦说了几句,他说我声音可爱,嗯?他就想先见一面,了解了解,我当时是没什么感觉,后来他提前给我买了一支口红,我说那见一面吧,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万象城爱马仕门口,后来一起吃了甜品,聊...

  • 为什么你总是遇不到优质S?

    为什么你总是遇不到优质S?

      目前圈内现状,是S很难找到M,狼多肉少,而M虽然面对着数量众多的狼,选择范围多一点,但也不代表可以很容易得到一段满意的主奴关系,毕竟狼虽然多,好狼却是少得可怜,更多的还是恶狼,也就是所谓的低质量S。  很多M都跟我说:  “为什么我就遇不到一个好S?”  “为什么每次来找我搭讪的都是条件很差的S?”  “为什么我每次都会被人渣伤害?”  其实这有一定的必然因素。  首先,本来优秀的人占比就很少,十个人里可能只会出现一个优秀的,剩下的要么就是...

  • 字母圈ds玩法:DS主奴捆绑之道有哪些必须要素?

    字母圈ds玩法:DS主奴捆绑之道有哪些必须要素?

      字母圈ds玩法有很多各自各自的捆绑玩法以及角色扮演癖好,但是在在研究这些调教玩法之前其实更重要的是先处理好DS主奴之间的关系,只有关系融洽才有接下来的ds怎么玩。 上一次说了支配与臣服的真正意义,但说到底,支配与臣服做得好,只能说明这个Dom很厉害很有经验,也懂得DS的意义所在,但一段真正好的DS主奴关系,并不是说Dom懂得支配,Sub懂得臣服就可以的。  上学的时候,有经验懂得教育能带出好学生的老师有很多,但真正能和学生打成一片相处融洽的却很少,师生情如此,主奴情也是一样。  想要一段融洽亲密的DS...

  • 没有虐哭过S的M不是合格的舔狗

    没有虐哭过S的M不是合格的舔狗

      在我提出这个话题的时候,旁边的同事惊得瞪大了眼睛,表示:“M把S虐哭?怎么可能,不存在的!”  毕竟S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是神,是爸爸,是主人,是能让小M闻风丧胆,他们让往东,小M们绝对不敢往西的人啊!  同事们表示,M把S虐哭的没听过,S把M揍哭的倒是一箩筐。  小M们看到这里已经开始双眼泛红泪光闪烁了,都是血泪史……但看了这么多小M的回答你们就会知道,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什么爸爸,什么主人,以为能控制住M的S,还不是被小M们扼住了命运的喉咙!翻身农奴...

  • 如果有了孩子,你希望TA进字母圈吗?

    如果有了孩子,你希望TA进字母圈吗?

      “自己喜欢5M,发现自己的女儿也有字母倾向却接受不了,该怎么办?”这是一个字母圈妈妈的困扰。  她说,自己和老公都是圈内人,没有生孩子之前,觉得一切都很正常,甚至女儿出生以后,她也一直以为,只要和老公保密工作做得好一点,就不会影响到女儿的生活。  可最近,她却突然发现女儿有了异样,总是喜欢对着镜子翘起屁股打自己,只要身边有绳状物体,都能不自觉地缠到自己身上,她觉得现在的女儿像极了小时候的自己,心里慌得不行。  可能很多人会觉得,既然自己在字母圈这么多年,自然心里觉得圈子很正常,为什么还会...

  • 被X侵的女孩

    被X侵的女孩

      五年前的一天,思雨跟着妈妈第一次见到了刘明。  具体的细节在思雨的大脑里已经很模糊了,她只记得,那个男人特别高,有点胖,戴了一副眼镜,穿着笔挺的西装。  她短短十几年的人生里很少遇见这样的人,这么多年跟妈妈在家乡的小县城里相依为命,生活艰辛,跟这样看起来生活在“社会高阶层”里的人见面,还是第一次。  那一年,思雨还不到14岁。  那次之后,刘明出现在她们母女生活里的次数越来越多,妈妈好像也从第一次的有所防备,变得特别信任他,思雨不懂大人间的关系,只觉得那个叔叔看起来像个好人,妈妈也觉得他...

  • 生而为男M,我很抱歉

    生而为男M,我很抱歉

      经常有很多男M在后台跟我说,觉得自己特别自卑,同样是M,女M可以获得大多数人的理解,就算圈外人指指点点,至少在圈内也是被疼爱被保护的,而男M不仅要忍受圈外人异样的眼光,在圈内也得不到理解和尊重。  确实,有生物的地方就有食物链,哪怕是小小的字母圈也是一样,女S永远在字母圈食物链的顶端,而女S对应的男M却始终在食物链的最底端。  “男的还当M。”  “跪舔女人,一点羞耻心自尊心都没有。”  “男儿膝下有黄金,软骨头不配当男人。”  这样刺耳伤...

  • 如何辨别自己是M还是Sub?

    如何辨别自己是M还是Sub?

      近来有很多人跟婊妹说,看了很多文章以后觉得自己是有字母属性的,但在一些细节方面又觉得自己跟纯粹的奴有所区别,所以越来越觉得迷茫,有点搞不清楚自己的属性。  比如自己很喜欢被束缚和被SP的感觉,喜欢痛感,但又无法接受自己的主对自己进行羞辱和控制,因为这样的特殊心理,总是被别人说成奴性不强,是伪M,久而久之自己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根本就没有M倾向。  为了解决大家的疑惑和纠结,婊妹要在这里再一次做个科普:  所谓字母圈,是指虐恋亚文化爱好者的群体,而虐恋亚文化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5M,全称BDSM,5(S)M只是B...

  • 先学做S,再学怎么TJ

    先学做S,再学怎么TJ

      写了这么多内容,婊妹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每次写类似怎么做一个好的S/M,怎么经营主奴之间的感情等等内容,认真看完并且发表自己感想的大部分都是小M,甚至还会转给自己的S看,而大部分S对这类内容都嗤之以鼻,在后台质问婊妹,这些有什么好看的?能不能写写怎么找M,怎么TJ。  婊妹不是不能理解,进圈一段时间,还怎么都找不到M,次次碰壁,就算找到了M,也因为自己不会TJ或者技术太差影响体验感。  但在考虑这些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思考一下:你为什么找不到M?为什么总是被拒绝?你真的做好做一个S的准备了吗?你的初心和心态真的...

1 2 3 4 5 ››
立即观看